<strike id="dfn3z"><i id="dfn3z"><del id="dfn3z"></del></i></strike>
<strike id="dfn3z"><i id="dfn3z"><cite id="dfn3z"></cite></i></strike>
<span id="dfn3z"><video id="dfn3z"><ruby id="dfn3z"></ruby></video></span>
<span id="dfn3z"></span>
<span id="dfn3z"></span>
<strike id="dfn3z"></strike>
<strike id="dfn3z"></strike>
<strike id="dfn3z"></strike>
<span id="dfn3z"><dl id="dfn3z"></dl></span>

爆款 R 級片制造機 ,好萊塢新貴:A24

8月26日 18:11

  

A24出品,必屬精品!


先如今影迷里面幾乎沒有人對A24這個公司感覺陌生?!稒C械姬》《月光男孩》《遺傳厄運》《別告訴她》《伯德小姐》《仲夏夜驚魂》等爆款影視作品,再到最近大火的《綠衣騎士》都是發行自這家電影公司。



對于熟悉的人來說,每當看到片頭出現這個 logo ,都會更加期待地搓起小手。一般來說,人們對一部電影的期待取決于導演及演員陣容,電影發行公司則很少會受到關注,但 A24 卻是例外,甚至還有一波自己的粉絲。畢竟 A24 推出的多數電影,其導演大都籍籍無名,這情況擱傳統好萊塢公司誰感這么做,但 A24 妙就妙在這兒。


最近《Variety》消息來源報道,A24有意出售,該公司的估值在25億至30億美元之間。消息人士稱,在過去的18個月中,一些潛在的收購者參與了收購談判。據外媒分析,A24叫價似乎有點高,畢竟當年漫威和盧卡斯賣給迪士尼也才40億美元左右。這個叫價,也可見其影響力。


不過時間回到 2012 年,由丹尼爾·卡茲、大衛·范克爾與約翰約翰·霍齊斯創立的 A24 ,同樣經歷了買片失利、無人問津的窘境。



大衛·范克爾、約翰·霍齊斯分別待過 Oscilloscope 與 Big Beach 獨立制片公司,而卡茲曾任職金融巨擎古根海姆合伙人的公司,電影發行的經驗與資金來源是 A24 的根基,不過最重要的元素可能是他們對于電影品味的篩選以及愿意給予創作者空間與機會的勇氣。


A24作品海報


2012 年他們第一次來到多倫多電影節,準備下手購買《弗蘭西絲·哈》(Frances Ha)以及《松林外》(The Place behind the Pines),可惜兩者皆未如愿,“他們當時都沒有給我們回復”大衛·范克爾談及當時的回憶:“《松林外》的制作人和我們合作過,我們有很好的合作經驗,至今我們依舊保持不錯的關系,不過當時他并沒有回復我們,依舊讓人感覺失望?!盇24 的發行人員Nicolette Aizenberg表示,他們甚至已經為《弗蘭西絲·哈》擬定了一個發行計劃,“這是我的第一個電影項目,但我錯失了這部電影,我真的很想從橋上跳下去”A24 的采購制作總監Noah Socco對于他們第一年的表現相當失望。


不過 2013 年他們依舊交出了 5 部電影:《查爾斯·斯旺三世心靈一瞥》、《金吉爾和羅莎》、《春假》、《珠光寶氣》以及《好景當前 》,其中由詹姆斯·弗蘭科 (James Franco)主演、哈莫尼·科林(Harmony Korine)執導的《春假》(Spring Breakers)占了非常重要的位置。它迅速奠定了A24的選片策略,就是那些被好萊塢大制片廠忽視的邊緣化故事。另外他們的宣傳策略也很成功,通過社交媒體上的宣傳,把《春假》變成了一場文化事件


《春假》劇照


“《春假》正式讓他們(A24)進入這場游戲里面,我可以確信這件事”——詹姆斯·弗蘭科


《春假》表面上看起來是值得操作的電影,有明星、也有青年們喜歡的偶像,更有充滿共鳴的春假題材,不過事實上整部電影充滿著個人風格,沒有太多合理性的劇情,在角色互動上也像導演哈莫尼·科林過往不按常理出牌的手法,在迷幻的視覺中,進入到心理層面的迷失,事實上它就是一部普通觀眾很難喜歡的電影之作,相對的對于導演哈莫尼·科林來說,A24 是最適合的合作對象:“好萊塢現在由會計領導,所以當你跟你一個不是純會計的人溝通時,你會知道,他不是那種討人厭的資本主義家,這其實很讓人很興奮,他們對于你的作品是保有真誠的?!?/p>


但有電影人的背書是不夠的,他們還是必須面對現實層面的問題,也就是這部片該如何獲得一般觀眾的認可?當他們在曼哈頓舉辦了一場特殊放映后,得到了非常差勁的反饋,整場試片大約只有 10 個人沒有看完就走,A24的采購制作總監甚至認為自己要找新的工作了,這場試片讓 A24 獲得了一個主要意見,那就是“你們不應該發行這部電影”。


《春假》預告


不過就在《春假》預告播出之后一切就不一樣了,擁有獨家播放權的 MTV 因為沒有預料到有如此巨大的流量,“預告第一天就破了一百萬點擊”大衛·范克爾表示,但就算如此,A24 團隊在面對如賽琳娜·戈麥斯這類的巨星團隊還是受到了不合理的對待:“當年的西南偏南電影節,我們有《好景當前》和《春假》在那邊播映,但我們卻接到了一通賽琳娜·戈麥斯和艾什莉·本森團隊的電話,他們沒有上我們幫他們準備的私人飛機,因為他們認為那個飛機太小了,所以對安全問題有疑慮,他們希望像迪士尼那樣,幫他們準備的那種大型私人飛機。拜托,那臺飛機超級好的,而且坐的人只是只是她們的團隊人員,讓我們必須在 20 分鐘內幫他們準備另一臺飛機?!盇24 的制作人Jeanie Igoe這樣描述了這段回憶。


《春假》劇照


不可否認的是,《春假》在西南偏南電影節獲得巨大的關注與成功,詹姆斯·弗蘭科回憶道:“我記得西南偏南電影節,放映的時候像是一場演唱會,大家都站起來歡呼,所有的人都在拍手”通過這次的活動,讓這部電影從年輕族人群里得到擴散,幾乎完整的觸及到這部電影最核心的目標人群,但要在如紐約、洛杉磯這類的大城市,A24 還是要重新制定策略,“我們一直聯絡位于紐約聯合廣場的影院的人,不停的問他,最后我跟他們說:聽著,最差的狀況也是這部電影也會有那些變態的觀眾會來看,然后他們才說:有這些人就夠了?!?/p>

 

A24 知道這部電影有著別人看不到的潛力,但他們必須用不一樣的方式去販賣這件事,最終《春假》開出了 1300 個廳,全球獲得了 3 千萬美元的票房,“我想《春假》正式讓他們(A24)進入這場游戲里面,我可以確信這件事”本片的主演詹姆斯·弗蘭科表示。除此之外,這片在當年的頒獎季中也引起了不少聲音,主要是詹姆斯·弗蘭科飾演的角色 Alien ,回想這部電影的成績,丹尼爾·卡茲認為運氣占了很大一部份原因,大衛·范克爾則有不一樣的觀點:“當然,賽琳娜·戈麥斯穿的比基尼也起了不少作用?!?/p>



“不要請求許可,請求原諒”


2015 年 A24 帶著《機械姬》再次來到西南偏南電影節,不過這一次他們在交友軟件Tinder上使用了女主角艾麗西亞·維坎德的臉設計了一個聊天機器人,這件事引起了 Tinder 以及艾麗西亞·維坎德的注意,他們從頭到尾皆沒有獲得使用她肖像的許可?!拔矣浀梦铱梢愿惺艿剿苁盇24 的營銷負責人Zoe Beyer談到這起事件,“后來有人問過這些照片是哪來的?我說大概是谷歌吧,我也不太記得了?!?/p>


《機械姬》劇照


至于《機械姬》的導演亞歷克斯·加蘭對Tinder 完全沒有概念,但他也從艾麗西亞·維坎德身上感受到了她的不悅,而對于營銷人員來說,能把這部電影宣傳的最大化才是最重要的:“我對于我工作的原則是,不要請求許可,請求原諒,我想這些動作只是代表了我們非常在意這些電影作品,這并不是什么不尊敬的行為?!边@是營銷負責人對于此事最終的解釋。最終,導演亞歷克斯·加蘭也給予了 A24 很高的肯定:“這不是對大制片公司的批判,我只是說出事實,我會說如果《機械姬》給大制片公司發行的話,就成果來看,絕對無法達到現在這樣的成績?!?/p>

 

當年,A24 操作的電影獲得了 7 座奧斯卡獎項的提名,包括《房間》(Room)入圍最佳影片、布麗·拉爾森入圍最佳女主角、《艾米》入圍最佳紀錄片、《機械姬》入圍最佳視覺效果和劇本,并最終獲得三項獎項。



成功來自微小的種子,而不是容易摘取的果實


2016 年,A24 開始進入制作,拍攝了《月光男孩》,同時他們在各大獨立電影節繼續以精準的眼光購買電影發行,他們在圣丹斯國際電影節以 1 百萬美元買下的《女巫》最終創下 4 千萬的票房,讓他們在業界的名聲更加響亮,當然最重要的莫過于《月光男孩》在奧斯卡上的成績。


《月光男孩》劇照


“我們種下種子,并不是為了獲得什么,像是贏得奧斯卡最佳影片或是十項提名”大衛·范克爾表示,他們的策略并不是來自這樣的目的性,而是在放大電影這件事情上,這是好萊塢現在少見的運作思維?!对鹿饽泻ⅰ返闹谱魅?,Plan B 的Jeremy Kleiner對這片的成功有非常獨特的看法和評價:“從來都不是‘噢!這里有個已經熟了的果子,我們摘下它吧!’這是對于電影充滿熱情的擁抱,通常你跟別人討論這類的事,他們會告訴你為什么他們不做的原因以及難處,但我發現一個有趣的原因讓他們不同,因為這是他們參與制作的第一部電影,所以這個過程中充滿著許多理想主義?!?/p>


因此,可以想像的,在《月光男孩》成功之后,開始有人跟導演巴里·詹金斯說:“為什么不把這部片給我們呢?我絕對會給它一個綠燈的!”這類的馬后炮時,在大衛·范克爾眼里也早習以為常:“現在的好萊塢就是這個樣?!?/p>

 

對于《月光男孩》,A24 團隊物色人選已經很久了,直到他們碰到了巴里·詹金斯,而對于電影本身的創作空間,A24 也是全力支持,Plan B 另一位監制Dede Gardner表示:“當我和巴里·詹金斯跟他們(A24)說,我們必須要在邁阿密拍攝這部片時,他們直接答應,但你知道嗎?這件事放在外面,一定會有很多很多的人會說:‘如果你去亞特蘭大拍,是有回扣的’,但如果你看過劇本的話,一定知道邁阿密的自由廣場社區、這個城市的色調以及這個城市的文化就是這部電影的‘角色之一’,這些元素對于電影的建立是不可或缺甚至至關重要的,A24從來沒有提出過‘不如找一些便宜的州拍攝吧!’這樣的問題?!?/p>

 

最后,《月光男孩》交出了一個漂亮的成績,甚至可以說是一個驚人的成績,在當年奧斯卡頒獎典禮上,戲劇化的拿下了最佳影片,就一個無產階級的黑人在邁阿密的成長故事,這部片畫出了一個更巨大的格局,也確實引起了多數人的敬意。


GQ為A24做的宣傳圖



所有事都有可能發生


從這幾年來 A24 所創造的成績,對于年輕一輩的人來說絕對是一個鼓勵,這類低預算的電影可以有這樣的成果,打破了那些遙不可及的門檻和思維,“比起過往,我確實得到了更多的機會”《月光男孩》男配馬赫沙拉·阿里表示?!昂孟癯霈F了一批 A24 的電影觀眾,甚至有一些電影和這些觀眾從此就就產生了關聯,就算那些電影我們根本沒有參與過,例如《逃出絕命鎮》和《極盜車神》?!钡つ釥枴たㄆ澾@樣看待這幾年來 A24 的影響。


從《春假》到《月光男孩》,A24 并未以一個格局改變者自居,但卻在自然而然中改變了一些好萊塢的規則,原因在于他們再次把重點放回了電影本身,不論是劇本、導演、演員、拍攝地點...他們盡可能地跳脫好萊塢的工業的游戲,把最好的東西留給觀眾,只有這樣才能從這樣的中心擴散,甚至掀起了一個 A24 狂潮,也造就了更多主流片廠、大的制片公司愿意給像《逃出絕命鎮》、《伯德小姐》這類小作品機會。


未來,也許像詹姆斯·弗蘭科所說,不希望他們變得太大而忘記他們的初衷,但也許身為喜愛電影的觀眾,我們可以繼續期待 A24 能夠給我們更多更好的作品,更多不同題材和有著大膽影像視覺的探索。


全文完


影視工業網聯合了北京銀行、拉近影業、恒業影業、太平洋保險、拍片保、橫店影視城、象山影視城(合作機構還在增進中)等,多家金融機構、保險機構、出品公司,搭建了一套完備的投融資配套服務及保障體系。針對電影、網絡電影、影視劇集、網生內容及影視相關產業項目設立的投融資社群平臺。


這里有優秀的項目,也有超多項目開發的“執行手冊”,更有國內一線創作者的經驗分享。識別下方圖片二維碼加入社群。


有任何疑問

歡迎添加影視工業網助手二維碼

我們將“一對一”為您解答


影視工業網—歐尼清清


影視工業網—木西

本文為作者 木西 分享,影視工業網鼓勵從業者分享原創內容,影視工業網不會對原創文章作任何編輯!如作者有特別標注,請按作者說明轉載,如無說明,則轉載此文章須經得作者同意,并請附上出處(影視工業網)及本頁鏈接。原文鏈接 http://www.ytseradio.com/stream/138876
我要評論
日本免费一区,日本不卡一区免费更新一区,日本av免费一区二区三区播放_天堂